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惠泽论坛转料区 >

官宣!正式更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09 点击数:

  这座有着70多年历史的博物馆走红网络,成为网红城市——长沙必打卡的文化地标之一,被更多人向往。

  如今的湖南省博光鲜亮丽。在此前,她多次与文物差点失之交臂,又在力挽狂澜后谱写文博传奇。

  1938年,四羊方尊出土于湖南宁乡县一个小山腰(现属炭河里遗址,记笔记,后文要考)。随后辗转进入长沙县。

  而当时湖南省主席只知道四羊方尊是个宝,并不清楚它的价值,把它放在几案上做了笔筒。(啊这……)

  不久,日寇进逼长沙,那场两天两夜的“文夕大火”,不但烧掉了长沙城,也让四羊方尊在战乱中销声匿迹。

  解放后,重视文物保护的周总理派人手多方查询。得知当时湖南省银行内迁沅陵途中,车队遭到日机轰炸。

  而四羊方尊,就在这个车队中,被炸成碎片,随后被丢弃在湖南省银行仓库内,无人问津。

  得知这一消息,文化部迅速指示,要求修复四羊方尊,这一重任落在了国内文物修复大师张欣如身上。

  接到任务,张欣如每天捧着这些碎片,小心清理,烙铁焊接……耗时两个月,终于恢复了四羊方尊3000年前的样貌。

  直至湖南省博第四任馆长高至喜发现炭河里遗址,在当地村民家惊喜找到了四羊方尊残缺的碎片。

  原来是这位村民卖尊给古董商时,有意敲下一块作纪念。才使得四羊方尊在故事开始的地方,终得圆满。

  四羊方尊是商代的酒礼器,被称为“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展现了当时高超的铸造水平。

  直到1972年横空出世的马王堆汉墓,让湖南省博再次名声大噪。放在今天,是可以让热搜直接爆掉的程度。

  与埃及木乃伊干尸不同,她是一具湿尸。形态完整,皮肤保持弹性,部分关节还可弯曲。

  更神奇的是,考古人员清理墓云纹漆鼎时,发现里面盛放着藕片汤,藕片在汤中清晰可见,然后在搬运过程中又迅速氧化消失,化成水。

  千年不朽女尸消息一经传开,各方群众争相要求参观。于是,没有任何防护,辛追就这样赤裸裸地被公之于众。(辛追:危……)

  一下子,每天数万人涌入博物馆上朝求见辛追娭毑。就算维持了秩序,陈列室大门还是被挤坏了。

  更离谱的是,有人觉得这尸体等大家看完新鲜的就该扔了,只要保存出土的帛书、器物等文物就好。(辛追:又危......)

  好在这些事传到周总理耳朵里了,亲自下达指示要求立即转移尸体和文物,做保护处理。

  仅49g的素纱襌衣,是迄今所见早期衣物中最轻最薄的一件。代表了西汉纺织工艺的最高水平。

  这些文物今天通通都安稳有序地摆放在湖南省博,这下辛追娭毑才得以安眠,后人也有幸观瞻。

  如果辛追问世是大女主走上巅峰的爽文,那大禾人面纹方鼎的故事很像苦哈哈的寻情记。

  大概1958年,又是长沙宁乡炭河里,一位老农在务农过程中挖出一个大方鼎,但对他来说,这只是一坨笨重的铁疙瘩。

  白白得到一笔钱,老农当然高兴,在村口吹嘘自己挖到的铁疙瘩有多大多重多奇怪。

  好巧不巧,这事传进了村里文物专家的耳朵里。敏锐的文物专家当下就感觉不对劲,马上找老农前往废品回收站。

  正值“”时期,当时全面开启了钢铁运动,废品收购站回收上来的废铁,基本都将融掉用作钢铁冶炼。

  废品回收站老板当然也认不得这口大方鼎,,最终文物专家在废铁仓库角落里找到它,经专家修复让它重振商代雄风。

  这是一口商代青铜鼎。商、周青铜器以兽面纹作主题纹饰较为常见,人面纹饰较为稀有珍贵。

  而且鼎腹内壁神秘的“大禾”铭文,有专家认为二字寓意谷穗硕果累累,还有专家认为这与古代禾侯国有关。

  最终人们为这口鼎取名为大禾人面纹方鼎,现收藏于湖南省博,虽不如辛追有名,但它背后的故事更为遥远与神秘。

  像这样的鼎,目前全世界仅此一个。好在文物专家及时赶到,才避免了一场世界级的遗憾。

  而皿方罍“完罍归湘”,就是一场跌宕起伏的商战风云。不过还好,结局是he(happy ending)。

  皿方罍流失过程中,涉及到历史多方势力重要人物,在此长话短说,感兴趣的小伙伴可自行了解。

  1924年皿方罍在湖南桃源不慎身首分离,源于古董商与新民学校校长的争夺。

  两人深知这个古怪器鼎是个宝贝。古董商想用它媚外渔利,老校长怕它流落异乡,愿高价买下。

  几经周转,罍盖于1956年移交给湖南省博,从此安好,但专家们当时并不知道罍身的存在。

  是时任馆长高至喜翻阅历史档案后,才知道皿方罍的真身。便到处打听罍身下落,最终在国外著作了解到它已流散海外。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1992年,湖南省博时任馆长熊传薪得知罍身在一名日本藏家手里。

  次年春天便和友人飞往东京,会面日本藏家,双方就皿方罍应早日团圆一事,彻夜谈判。

  熊馆长主张皿方罍应回归湖南,但日本藏家主张罍盖要随罍身待在日本,就好比附属的杯盖要跟着杯子。

  双方始终未达成一致意愿。后来虽多次磋商合展合体之事,但种种原因都没成功。

  2001年,皿方罍的消息突然从纽约传来。说它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924.6万美元的天价卖给法国买家,成为全球藏家热议话题。(是我不敢想象的价格)

  果不其然,2014年皿方罍再次回到拍卖场,竞争注定更加激烈。为收回珍宝,湖南省博必须有备而来。

  湖南油画大师,湖南收藏家谭国斌和湖南广电联合其他出资企业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

  首选是谈判洽购;洽购不成,则派湖南代表现场竞拍;若举不动牌了,上海收藏家刘益谦会授权谭国斌举牌,出力让皿方罍至少能先回中国。

  顶着巨大压力,谈判了三天三夜,最终与法国卖家达成洽购协议,让皿方罍顺利归湘,避免了更激烈的竞拍之战。

  他们随身携带的罍盖3D打印模型,起到重要作用。法国卖家就是看到3D罍盖盖到罍身的效果之后,默认了皿方罍的最终归宿。(收藏家都有强迫症确认无疑)

  当拍卖师在竞拍现场大声宣布洽购成功的消息:皿方罍将被捐给湖南省博永久保存,永不再出现至拍卖会场。这是中国人的胜利,也是湖南人的胜利。

  2017年湖南省博新馆开馆,皿方罍被称为“方罍之王”亮相“湖南人——三湘历史文化陈列”展览。

  因为湖南博物院本身就是传奇。它的强大,是湖湘民族的强大,是湖湘文化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