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云南昆明:17岁少年当街被围殴致死36名保安称:打错人了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9-12 点击数:

  2011年10月7日凌晨,在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镇,40岁的符昆接到一通让他胆颤心惊的电话。

  在通话中,崔文浩语气慌张,磕磕绊绊地跟符昆求救,表示自己与表哥符国俊遭到了30多号人的围殴,情况不容乐观。

  一听儿子与表侄遇到危险,符昆不敢磨蹭,立即赶往了案发现场,也就是一家名叫“盛世之都”的KTV。

  当时虽然已经将近凌晨两点钟,但在KTV消费的客人还不少,所以路灯底下,还有零星几家小吃摊经营着夜宵。

  等符昆来到“盛世之都”KTV附近的时候,他一眼就瞧见了卖米线的小吃摊前,聚集着不少身穿制服,手上还拿着各式武器的人员,看上去很像城管的装束。

  符昆来不及细想,大步流星走到人群中,果然在最里面发现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儿子,也就是受害人符国俊。

  看着符国俊满身是血、意识已经模糊,符昆先是错愕、震惊,然后就是心痛、悲哀,最后望着30多名施暴者,符昆怒不可遏的质问他们:

  符昆眼见对方仗势欺人,而且符国俊的情况又非常紧急,便没有再耽搁时间,先抱着儿子离开了现场,送到医院抢救。

  当医生看到奄奄一息的符国俊时,神情都非常复杂,因为符国俊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

  经过他们初步的观察,符国俊不仅大小便失禁、肝脏都被打出来了,就连耳朵与头颅的骨头也碎了一部分!

  如此情况下,就算医生竭尽全力,最终也还是回天乏术!在符国俊被认定死亡的那一刹那,符昆仿佛天都塌了,他唯一的儿子,居然就这样不明不白惨死在了陌生人手下!

  这30多名有组织有计划的施暴者,到底是出于何种目的,才会对一个17岁的少年痛下杀手?有到底授了谁的命令,敢在大街上招摇行凶?

  符昆扪心自问,他儿子符国俊平日里无不良嗜好,根本不可能结交社会上的歹徒,也不会跟人有任何深仇大恨。

  符国俊出生于1993年,遇害时年仅17岁。自小在农村长大的他,曾考取了云南省贸易经济学校,但后来为了早点赚钱养家,他便辍学与父亲一起打工。

  符国俊的兴趣爱好简单,以前他说过,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一年之内赚到8万块,这样就可以买辆心爱的摩托车了。

  当他没想到,自己的愿望还来不及实现,就被30多名狂徒给扼杀在了摇篮之中!

  愤怒的符昆想要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可对方的态度却令人发指,居然只草率地丢下一句:打错人了。

  这其中到底是故意为之,还是存在误会呢?又是谁给了这些打人者脸不红心不跳的底气呢?

  根据当时在案发现场的崔文浩介绍,那天晚上,他跟表哥符国俊一同前往“盛世之都”KTV为好友韩超庆生。

  约莫凌晨两点钟左右,韩超准备去KTV前台结账,共计消费1020元。而符国俊则跟表弟崔文浩先出门,去KTV对面的米线摊吃夜宵。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突然就有30多名身穿制服、拿着武器的大汉从夜色中靠近他们,还不由分说动起手来。

  这些穿着打扮和“城管”别无二致的人,挥舞着手上的棍棒,朝着毫无防备的符国俊就打了下去,场面瞬间混乱起来。

  这样的情况下,符国俊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也丝毫没有与对方搏斗的胜算,所以很快就倒在了地上,被迫承受如雨滴般接踵而至的拳头。

  随后崔文浩与韩超拼尽力气想要拉开这些打人者,一边劝阻一边喊道要报警,可谁知对方非常蛮横嚣张,不仅没有停手的意思,还把崔文浩的腿打瘸、韩超打晕。

  再之后,便是符昆匆忙赶到,可惜为时已晚,打人者不仅没有道歉的意思,还夹杂着威胁的语气让符昆不要多问。

  唯一的儿子就这样平白无故被人打死了,符昆无法咽下这口恶气,到了早上,他便喊上了家里全部的亲朋好友来到大板桥镇街道办事处门口,誓要讨回公道。

  符昆认为,案发的凌晨,他是亲眼看见行凶的人大摇大摆走进了街道办事处,而且那么多人都身穿城管的服装,肯定是里面的工作人员。

  期间,符昆他们还在街道办事处门口的一辆可疑面包车上,发现了许多沾有血迹的武器,其中包括钢管、铁锤、斧头和狼牙棒等。

  经过后来的鉴定,这些看上去就非常吓人的武器,上面的血迹确确实实来自受害人符国俊!

  因为事态严重,警方很快介入了这场纠纷,出动了大概20多名警察,他们在街道办事处内抓捕了嫌疑人统计36名。

  看着抱头蹲在地上的36名嫌疑人,符昆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少家属也纷纷怒不可遏,想要让他们也尝一尝被痛殴的滋味。

  “前段时间,因为这附近的拆迁问题有不少民事纠纷,所以大家都神经紧张。安保公司的老板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的人被砍了,但是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只看见了有个人躺在地上,其他的我不知情。”

  这个中队分队长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符昆显然不能接受,他表示,自己凌晨质问行凶者的时候,分明听到的是:“你不用来问我,去找我们的人来处理。我们打错人了,医药费我们出。”

  符昆认为,能够这样大言不惭说打错人,还理直气壮认为赔钱就可以了事的,肯定不是简单的意外。

  而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自称镇长的人站出来,声明此次事件都是打人者的个人行为,与办事处无关。

  为了平息大家的怒气,办事处还专门对外召开了发布会,在发布会上,他们解释事件的来龙去脉为:

  首先打人的并非办事处城管,而是云南瑞邦保安服务有限公司调遣过来的员工,专门来协助最近的拆迁与安保工作。

  虽然这些人和办事处存在劳动合同,但在管理上,仍旧隶属安保公司,和办事处没有瓜葛。

  其次案发的10月7日凌晨,因为有客人在“盛世之都”KTV与保安陶某、杨某,就消费上的问题产生矛盾,导致双方有些不愉快。

  而陶某、杨某又是云南瑞邦保安公司派遣到KTV的员工,所以在发生纠纷后,闹事的陶某立马打电线多名同事,想要教训一下这位客人。

  在昏暗的夜色下,这些被叫来的安保人员又认不清长相,所以才把符国俊等人认错为了挑事的客人,二话不说就上前追打。

  在他们挥舞着尖锐的狼牙棒和钢管,对着符国俊一气乱打之后,才慢慢发现打错了人,不过在认清状况后,这些嚣张的安保不仅没有道歉,跟第一时间把符国俊送去医治,还对受害者家属符昆口出狂言,实在可恶!

  根据围观者反映,这些穿着“城管”服装的安保,已经不是一一次闹事了,因为拆迁问题,他们曾多次与居民发生冲突,态度非常强硬。

  所以,符国俊的悲剧并非偶然,在这些安保人员嚣张的做法下,如果不将他们绳之以法,那将会有更多的受害者。

  而且不敢细想的是,如果当天凌晨他们没有认错人,是不是会有其他人惨死在这些狂徒的手下呢?

  总的来说,酿成符国俊这桩悲剧的根本原因,在于这30多名安保人员的暴力执法,也在于领导的监管不力!

  最终,在符昆与其他家属的追究责任下,2011年10月15日,大板桥街道办事处愿意赔偿87万的抚慰金。

  而挑事的周某、杨某等21人,因为故意伤害罪都获得了相应的法律惩处,其中领头的周某被判无期徒刑。

  当然,在符国俊已经死亡的前提下,不管办事处给予多大数额的赔偿,以及行凶者获得怎样的惩罚,都不能减轻符昆和其他家属心中的伤痛。

  试想,一个17岁正当年华的少年,本是高高兴兴跟好友聚会庆生,却在大街上遭到了无辜的殴打致死!这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啊!

  作为安保人员,明明最该做的是保护他人的安全,可这些行凶者偏偏把他人性命视作草芥,还大言不惭“打错人了”,简直就是与使命背道而驰,辜负了身上统一的服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中秋夜,杭州西湖景区人从众!多条道路临时管控!网友灵魂拷问:全世界的人都来了吗?

  乌克兰反攻夺回首个大城镇,泽连斯基:已夺回2000平方公里,未来90天很关键

  年薪高达225万!这家芯片公司核心技术人员离职,上市两年股价大跌70%,发生了什么?

  国人爆买iPhone 14 Pro Max!到货排到11月了:首发订单准备发出

  郭明錤:iPhone 15和‌iPhone 15‌ Pro会进一步实施差异化

  微软 Surface Go 3 获得 9 月固件更新,支持新的神秘系统配置